欢迎访问:大香蕉大香蕉最新视频-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友情提醒:因为经常被墙,请各位亲记住本站永久域名: www.9991yy.com   www.9992yy.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两个哥哥

漫步在清晨的公路上,时不时有晨练的大爷大妈擦身而过,小伙姑娘要么伴着音乐花样跳绳,要么骑着单车飞驰而过,勃勃的生机在每个人身上都体现的淋漓尽致。

  然而,刘曦,颓废地走在人群边缘,像一个孤独的旅者,一心寻找属于自己的港湾。在中年男人提出认自己做干女儿的时候,自己拒绝的那么干脆不是因为怀疑男人的用心,相反,她自己的直觉告诉自己,他是真心的。

  但,刘曦是自卑的。原本出身于大山就已经让刘曦自卑,自康郝迷奸自己之后,更是被记不清多少人奸淫过,心底微弱的信心已经彻底消失了。

  她,何止找不到出路!自己的双腿是否还在,都不自知了……为了忘记过去的伤痛,用酒精麻醉自己。但每次的醉酒,要么头疼欲裂,无心学习;要么赤裸着娇躯,被无良的男人奸淫一夜。

  如今,有两件事让刘曦伤痛的心稍有慰藉。一是舍友张雅终于抛去成见,两人成为无话不谈的好友;二是康郝那日被自己吓得够惨,每次见到自己都想见了鬼,匆匆溜掉,每次看着他像只土狗一样的身影,心理有那么丝丝快意。

  几天后,刘曦伴着张雅去食堂的时候,一个帅气阳光的男生拦住她,「小妹,咱爸让我来找你,我是你大哥,萧铭轩」。

  张雅误以为他和康郝是一路货色,「学长!长的帅又如何,不要调戏曦儿……」。而帅气男生的大眼睛一直看着刘曦,嘴角含着甜美的笑容。

  「你……阿爸是……是……萧文邦?」,刘曦疑惑地问道,思来想去,她认识的姓萧的一只手就能数过来,最有可能的是是那个好意替她挡酒,反而和她上了床的男人。

  「老爸说他认了个女儿,我便来看看,你二哥马上就到」,帅气的男生果然很像他的父亲,说起话来文邹邹的,再配上他阳光的形象,绝对是少女杀手。

  「雅儿,你先去吃饭吧,没事……」,刘曦急迫地想跟男生谈清楚,「学长,我和你阿爸可能有些误会,我还……」。

  「大哥,这就是小妹吗,嗯,很漂亮!真的很像妈妈照片的样子」,又有一个帅哥走过来,马上打断她的话,还把刘曦和他死去的妈妈的照片对比!

  这时候,无论是没走远的张雅,还是周围路过的同学,都用诧异的眼光看着两男一女的帅哥美女组合。自称萧铭轩的帅哥看出刘曦的气恼和尴尬,牵起她的手,不容反抗的向大门的方向走去。接下来几分钟反而更加让刘曦感到尴尬……一路上,无论男的、女的、教授、教工,见到两个帅哥牵着刘曦的手都在问,「她是谁」,甚至有个花痴女生居然拿着课本要来砸她,却被朋友拦住。两个帅哥无论面对谁,都是一脸微笑,「这是我们的小妹」,「我妹妹」。

  刘曦感觉自己要疯了,以后自己不承认也没有人会信的。即使那天被十几个男人围观自己的娇躯都没有感觉到如此尴尬。只能一边暗叹两位「哥哥」人缘之好,一边低着头任由两人拉着自己出了门,走进饭店包间。

  「先吃饭,吃饱了再聊」,「小妹你以前不怎么来这吧,我来帮你点菜」,萧铭轩拉开椅子扶着她坐下,二哥更是热情地要帮她点菜。

  「我是……」,刘曦想赶紧说清楚来意。

  「小妹,你是苗族还是瑶族,我刚刚去了你的教室,你的同学说你刚走,要不然就是我先找到你了」,二哥似乎不满意被大哥抢了先遇到我。

  「你还没有自我介绍呢」,萧铭轩一边倒水,一边提醒「二哥」。

  「哦!我叫萧铭涵,叫我小涵哥或者二哥就好,小妹,你还没有叫他大哥吧,来,先叫我二哥」,他似乎什么都要和他大哥抢先。

  看着他期盼的眼神,刘曦不忍拒绝,羞红着脸轻轻叫了声:「二……二哥,嗯……大哥」,刘曦心想既然有了二哥,多叫个大哥也无所谓了。

  「真好听!我终于有妹妹啦!还是这样漂亮、性感、温柔的妹妹,说话都这么好听」,二哥超出常理的激动。

  「你这个二哥就是这样,外人看来他很文雅,实际在亲人面前和孩子一样」,大哥却明显是外向而又稳重之人,给人以很安心的感觉,更像是个大哥哥。

  刘曦感觉好像做梦一样,如果说对于中年男人只是信任的话,那么对两个突然出现的哥哥却是充满了莫名的好感。在刘浩离开自己身边的日子里,让她很轻松地就接受了两个哥哥,同时也默认接受了一个和自己上过床的干爹。

  那天的午饭,刘曦基本都只是在听。她了解到,干爹一家住在某直辖市,以经商为主,家底颇为丰厚。多年前,干爹前妻带着女儿外出时发生意外,再也未归,刘曦却已明白干爹为何这般喜爱自己。

  两个哥哥正在自己的大学读研,大哥准备毕业后回家经商,二哥打算继续深造。无论怎么样,在未来的一年多时间里,自己即将在两个哥哥的陪伴下度过。

  那天,刘曦在两个哥哥的陪伴下,游遍了自己生活两年却从未认真看过的城市。晚上刘曦回到宿舍,欢快地拉着张雅转着圈圈,仿佛回到了高中以前有阿婆、阿妈陪伴的日子。

  ……

  半睡半醒间,我感觉到男人粗长的巨物在雪白的圆臀间抽插着,「嗯……」一声声娇喘从我粉嫩的唇间溢出,感觉到体内的灼热更加的坚硬,变得更粗更长。

  我无力的趴在柔软的床单上,倒吸一口冷气,觉得蜜穴里泛起一阵酥麻。

  背后到底是谁?我不是在宿舍么,张雅去哪了?

  「别……」刚想开口,身后的人一阵猛冲,打断了我的思绪,这个姿势让我更加的敏感。巨物狠狠地插进蜜穴,一下又一下地冲击在紧致的子宫口,「噗嗤」地肉体拍打声让我羞愧难当。

  「不,不要…要…这种方式……」我尽量说地完整、连贯,却感觉身后猛地一个冲刺,圆头直直地插入花心最深处,「啊……」不由自主的抬头,加紧身子,抵抗那些微的疼痛。

  「小骚货,你夹得这麽紧,还说不要……」男人的喘息弄的我后痒痒的,红酒般低醇的声音让我沉迷。他九深一浅的冲刺着,让我在无尽的欢愉中泛着丝丝疼痛,却又感觉到蜜穴深处的酥痒,我难耐的向后拱起下身,感觉被冲击的疼痛愈发明显,不由地试图向前移动,逃离这种疼痛。可惜晚了一步,一双大手有力地钳住我的细腰,他狠狠地将我撞向他的巨物,一股撕裂般地疼痛从花心传来。

  「啊……」我眼前一黑,双手无力再支撑全身的重量,软软地趴在床上,只留下粉臀被他高高地抱起,花心无意识地一张一合,想要自己化解那种疼痛。

  「小骚货,你倒是迫不及待吗?待我好好满足你」,他抽插进出我的蜜穴,自然心情大好。我委屈地扭过头,发现背后的男人竟然是刚刚相识的大哥,看着他阳光的眼睛,我心中一阵娇羞。

  巨物使劲地在花心内碾磨,忽而左右乱撞,忽而对着某处使劲挤按。我先是疼得难以忍受,一会儿便觉得一阵又一阵地酥麻感从花心延伸开来,一股暖流从花心深处汩汩流出,把交合处弄得水声一片,还有不少顺着他的巨物流下。

  巨物缓缓抽出,接着猛地一顶,狠狠地插入花心,「唔……」一声娇吟从我口中传出,蜜穴一口一口地吸吮着巨物。他像是收到了鼓励,凶猛地抽插,次次全根没入,尽数抽出,丝毫不给我喘息的时间。

  点点春露,染在丛林上,如清晨的露珠;声声娇吟从口中传出,花心又烫又湿,被圆头狂野地追击着。蜜穴被巨物凶猛地抽插着,一波波毫无止境,感觉快要被撑破,粉红地嫩肉被无情地带出,又被狠狠地顶入,花心子宫口在无尽地抽插中想要还击,缩合着想要咬紧圆头,却总被戏弄,春潮越来越多,一滴滴溅在床单上。

  「这么多水,真是个淫荡的小骚货」,不怀好意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男人似乎很是开心。

  「不都是你害的…」我委屈地嘟起红唇,小声抱怨道。

  身后的巨物突然停止,欲望卡在半空中,我又气又恨地回瞪着他,连小小的抱怨都不行,真是个小肚鸡肠的男人。蜜穴里泛起一阵空虚,让我情不自禁地向后拱了拱娇臀,意思他赶快动,可是他却丝毫不动。

  你不动,难道我就怕你啦?我扭动粉臀,前后顺着他的巨物移动着,上上下下地碾磨,对着自己的敏感点一阵狠狠地摩擦后,随着一股春水大量流出,眼前一白,一阵痉挛从花心席卷全身。蜜穴吐出巨物。我累得趴在床上,全身软绵绵地,无力再动。

  「小妹,这样就满足了?」,大哥万般温柔地抱起我,紧紧地搂在怀中,身下的巨物不怀好意地抵着我的蜜穴花瓣慢慢地磨蹭着,上下磨蹭,轻戳慢刺,不断地试图撩拨我的情欲。

  「你爽快了,可是我还没有,一次都没有」,二哥不知何时赤裸着站在我的身后,不满地呢喃。我低着头,任由二哥将我的娇躯抱过去。当二哥毫不逊色的巨物顶进我的蜜穴后,巨物似乎又粗大了一圈,更加灼热坚挺,感觉圆头很难插入蜜穴中。开玩笑,巨物那么大,要是进去了,蜜穴肯定比刚才更加疼痛。

  「不要了」,然而我的话明显没有起到作用。二哥双手紧紧地握住我的细腰,巨物使劲向前一顶,圆头挤入不断开合的蜜穴,因为过大,只进入一半,这次的尺寸和力度让我很是惊慌,蜜穴穴不断地收缩,希望缓解冲击。

  「真紧」,二哥他咬牙切齿,下身狠狠一顶。

  「嗯…」,我痛呼一声冷汗滑下。他竟然这麽狠力顶入,巨物直接戳进花心,让我更深刻地感觉到他的存在与威胁。

  「好痛…唔…」红唇被他吻住,舌头强势地在我口中翻搅打转,缠住我的香舌使劲吸吮,晶莹的唾沫顺着纠缠地双舌滑落进我口中。于此同时,蜜穴中的巨物很是不满地加快了冲刺的力度。

  「不……嗯……」,压抑不住的呻吟从红唇中泄出。

  「看来,是我不够努力」,他举起我的腿驾在肩上,巨物凶猛地挺进抽出,狠狠地敲打花心。

  「我好累……别……不……要了」,真的好累,全身又酸又软,可是却被他撩拨的万般酥软,蜜穴不断开合,只想使劲咬住他的圆头不放,狠狠吸吮。

  他越来越用力,感觉巨物令小腹一鼓一鼓地,下身被使劲冲撞着,扑哧扑哧的水声淫浪不堪,耻骨不断地被狠力撞击着。

  「唔……会被弄坏的……」可是我没有办法控制自己,不由地扭动下身迎合他的冲刺。

  他的呼吸越渐沉重,巨物对着穴内的软肉疯狂磨蹭,无法言喻的快感蔓延全身,春露不断滑下,弄的两人结合出湿滑不已。

  「小妹,看二哥干穿你!」他狠狠地吼道,巨物凶猛地冲入子宫口,死死地抵住花心,不留一丝缝隙。巨物在一阵剧烈的抖动中,射出一阵阵灼白的精液,如机关枪一般,一遍遍地打进花心,强烈的刺激让我颤抖着抱紧他……「小妹,你真淫荡,这么敏感的身体,真是让我迫不及待啊」,大哥明明是低醇好听的声音,在高潮中的我听来,却带着无尽地黑暗和恐惧。

  「不要,求求你,放过我吧」。

  他伸出舌头,顺着我的脖颈蜿蜒舔弄,赤裸的温暖身躯贴上我。一双强健的手臂将我拥入怀中。巨物在我的小腹频频点头,不安分地上下滑动。

  大哥一只手捂住我的红唇,另一只手,扶着巨物抵住我的私密花穴外来回磨蹭,染上点点春露。「唔……」我感觉巨物更加灼热坚挺,大腿根部细嫩的肌肤被他的巨物狠狠摩擦,带来火燎般的感觉,圆头时不时地找到隐藏的珍珠,狠狠地冲撞着,爱抚着。阵阵地酥麻的电流从珍珠传到小腹,蔓延全身。

  我虽然很是疲惫了,身体却宛如盛开的曼陀罗般纠缠着他的巨物,主动迎合,前后款摆。巨棒贴着蜜穴外侧前后滑动,时而戳弄隐藏的珍珠,时而对着小缝着重用力,微微陷入香滑的蜜穴。灼热不断地这样前后耸动着,两人的呼吸都愈见急促。粉嫩地花瓣,顺着他的巨物开合,吐出汩汩清泉。

  大哥一只手扶着灼热的粗长硕物,对准湿淋淋的肉穴,圆端亲昵地打着转,狠狠地一顶,毫不留情地插入蜜穴中。

  肉棒在蜜穴中横冲直闯,辗转反侧,想在每一个部位都留下自己的痕迹。

  「唔……」当巨物冲到左侧一处软肉的时候,一阵酥麻,一声呻吟从紧闭的红唇中溢出。

  「没想到肉穴夹得这麽紧,层层叠叠的穴肉咬的我的肉棒甚是舒服」,大哥的肉棒对准那一处软肉,狠狠地凶猛地撞击。

  「唔……嗯……哈……不……那里……不要……」,无法压抑地呻吟从口中溢出,一波波酸慰酥麻的电流从蜜穴内弥散开来。

  大哥健硕的双臂托起我的美腿,将我举起。肉棒噗嗤一声又插进蜜穴,这样的姿势,让他的巨物更加的深入肉穴之中。

  「太深了……」,些许不适让我微翘圆臀,让巨物略微退出。低头借着缝隙的灯光望去,吃了一惊!巨物尚有一半露在穴外。他不满地狠狠一顶,巨物尽根没入,撞击在子宫口,挤出酸胀的火花。

  肉棒气势汹汹地穿插着蜜穴,九浅一深地戳刺,狠狠地蹂躏花蕊深处。肉穴贪婪地咬住巨物,每一口都吃的津津有味,极有韵律地夹紧灼热。

  两人的耻骨处不断相互冲撞,大哥茂密的丛林被一波波春水染得湿淋淋的,晶莹的水珠被拍打的更为破碎。

  「给我舔舔肉棒」,突然一根腥臭的肉棒节奏地拍打我的脸庞,闻声我不由一惊,全身僵硬,蜜穴一阵痉挛,死死夹住大哥的巨物。

  「放松,小妹,你要夹死我吗?」大哥倒抽一口气,身下的冲刺没有放慢速度,肉棒在穴内左戳右刺,似乎极为享受。

  我紧紧咬住红唇,不让二哥肉棒进入,然而二哥却故意与我作对,肉棒贴在我的红唇上滑动,我不吞进去,他誓不罢休。大哥看着似乎特别兴奋。身下的巨物对着我的子宫口凶狠地撞击,酥麻的快感在巨物的戳弄下似电流通向全身,一大股淫水淋在圆端。

  「呼……呼……」,我死死的咬住下唇,决不能让二哥得逞。二哥的肉棒在唇边待了一会儿,便离开了,我终于松了一口气。

  「原来有人观赏时,你会更兴奋,肉穴也更紧致销魂,看来以后我们兄弟二人要通力合作了」,大哥淫荡的话语让我怀疑他到底时不时白天见到的阳光男生了,难道我在做梦?如果是梦……那就让梦多延续一会吧。

  「唔……」好舒服,巨物碾开穴内的褶皱,充满整个花径,不断地做着活塞运动。圆头烫慰着子宫口,不断地肆意碾磨转圈。花心示弱地悄悄张开嘴,对着圆头舔吻吮吸。

  大哥的巨物更加凶狠地在蜜穴内进出戳刺,次次顶入子空口,冲撞出一波又一波地酥麻的快感。他的速度越来越快,将我顶得不住地向上,又被他的双手狠狠扯下来,吞噬他的肉棒。

  一阵凶猛地冲击之后,巨物死死地戳进子空口,整个胀大一圈,开始不断地颤抖。大哥低吼着抓紧我的粉腿,圆头上的小孔激射出阵阵灼白的热流,喷射在子宫的每一个角落。强烈地刺激让我眼冒金星,欲仙欲死的感觉让我深处云端,不知身在何处,今夕是何年。

  真……真的……射进去了!巨物退出我的蜜穴,他将我放下,感觉双腿一阵酸软,全身无力,直接往地上瘫软。抬头就看见大哥、二哥欣赏地看着我,两颊绯红如花,红唇微微肿着,一双美目含情,春波点点,一副被男人狠狠痛爱蹂躏过后的样子。难道他们还没满足?

  「哥哥,你们喜欢我吗?」我突然问道。

  「小妹,我们喜欢你」,二哥代表大哥宣言,「真的好爱你!」二哥的双手抓住我的美腿,抬高放到他弯下的肩上驾着,手指顺着那一处湿润的地方快速扣弄。酥痒的感觉从他的手指处传入蜜穴,引出更多的春露。

  他的巨物再次抵住我的私密处,顺着蜜穴外围来回摩擦。这样的摩擦让蜜穴开始蠕动,不断地张合着,流出一股股春水。「真够浪的,你看你的春水都染满我的宝贝了」,二哥示意我往下看。

  顺着望去,真的看到他的巨物又大又粗,深紫色的茎身布满青筋,现在被我的春露染得亮晶晶的。

  他抓住我的双腿,肉棒顺着肉穴外围来回摩擦,在大腿根部最细嫩的肌肤上使劲戳刺,我被迫扭动下身迎合他,蜜穴也使劲地收缩开合着,贴着他的巨物来回磨弄,别有一番快慰。隐藏的珍珠时不时的被他的圆头找到戳刺,带来一片酥麻的快乐。

  我不由地夹紧双腿,声声娇吟从红唇中流泻出来,更加助长了他的兴致,「唔……小妹,真的爱死你了!」他粗重的喘息着,咬牙狠狠地说道。

  几百下肆无忌惮的冲刺后,巨物戳刺得越来越快,力度也越来越猛,私密处像是火燎一遍地酥麻酸慰。随着肉棒一个使劲地戳弄,珍珠被狠狠地抵住,蜜穴剧烈地痉挛,一大股春水从蜜穴喷到巨物上。巨物坚挺灼热的顶着我的大腿,兴奋的磨蹭着,些许残余的精液从前端溢出,沾染在我光滑的肌肤上。

  他扬起头,全身肌肉略微僵硬,似乎在品味着无尽的欢愉。他的双手打开我的美腿,弯身低头仔细地观看我的蜜穴、粉红的珍珠,粉嫩的蜜穴紧紧地闭着,流露出些许晶莹花露。

  二哥将我翻过身,趴在床单上,白嫩的圆臀高高地翘起,正对着他的胯下。

  狰狞的肉棒在穴外磨蹭了几下,大手抓紧纤腰,狠狠地往下一扯,滚烫的巨物使劲的插入紧致的蜜穴。

  他万般享受的定住巨物,品味着肉穴的褶皱被完全的撑开时反射性的收缩,似有无数的花瓣紧紧地裹住肉棒,带来阵阵的销魂酥麻,圆头似乎杵在一片汪洋大海中,甚是舒爽。

  「小妹,你吸我这麽紧,是想让我马上射给你吗?放松一点!」,二哥一手拍着粉臀,一手找到珍珠,不断地按揉捏弄,粗暴的动作中透露出丝丝温柔。珍珠左右躲不过手指,只能颤抖着接受被肆意蹂躏的命运。

  巨物在体内蠢蠢欲动,按耐不住,开始狠狠地戳刺,不断的在体内研磨,尽数拔出,全根没入,把蜜穴完全撑开,次次冲撞上最深处,疼痛中带着些许酥麻。

  「真会享受,你的蜜穴狠狠地吸吮着我的肉棒,紧紧不放呢?」二哥的巨物凶猛地戳磨肉穴,耻骨拍打出「噗噗」的水声,两处茂密的丛林交缠在一块,不断摩擦生热。

  「告诉我,你二哥的肉棒插得你爽不爽?」,大哥醇厚的男声在身后不停的追问。

  「唔……」咬紧红唇,下身不停地迎合着巨物的抽送,在不断累积的酥麻中颤抖着。

  「小妹,就算你不说,我也知道你很爽」,二哥低沉的说着,「你看,只要我一插入,肉穴就紧紧咬住我,拼命往里面吸取,勾引肉棒往更深处插去。」「当我拔出时,肉穴很是不舍,春水层出不穷,冲刷着肉棒」,二哥天籁般的声音,却说着淫亵的话语。

  巨物尽数拔出,蜜穴恋恋不舍地舔吻啃食,万般不舍地不断开合盛开,极尽一切勾引着巨物再度进入。

  「啊……哈……嗯……」,听着淫浪不堪的话语,感受到被凶猛戳刺的无尽疼痛和酥麻,全身火热热的,酥麻的感觉一波又一波袭来,细细的呻吟再也压抑不住。

  二哥的圆端抵住略偏左侧的敏感的软肉细细研磨,左右揉弄,使劲对准软肉一阵凶猛地戳刺,前端的细眼不断扣磨着此处。

  惊人的酥麻快感从被冲击的那处升起,一波波地蔓延到小腹。蜜穴自动迎合巨物的猛戳,一阵剧烈的痉挛,大股春水延绵不绝的从花心深处喷射到圆头上,不断的冲刷着圆端。巨物遭到突然袭击,一阵颤抖,喷射出一波波火烫的浊液,狠狠地射击在蜜穴深处。

  「不要……」我摆动粉臀要脱离他的巨物,却被他紧紧抓住,直到精液全部射入我的蜜穴中,巨物略有些疲软,才不舍地退出,一大堆略微透明的浊白液体慢慢地从蜜穴中流出。

  我挣着酸软的身体,强忍着蜜穴的不适,爬下床。浊白的液体顺着大腿根部滑落,显得淫荡无比。身体忽然被滚烫的男性身躯抱住,胯下的巨物复苏坚挺,更加粗壮的抵住我的圆臀。紫红色的狰狞巨物在圆润挺翘的粉臀上邪肆的上下滑动。

  「二哥,你刚刚不是……」,二哥才玩弄过我,还再次射在我体内了。我诧异的回头。

  大哥薄唇微启,用天籁般的低醇嗓音说道:「小妹,你忘记我了么?」。他将我的上半身抵在墙上,大手放肆的玩弄揉捏着圆臀,巨物轻轻敲打着蜜穴外围,在私密处肆意的摩擦。

  「小妹,你的肉穴迫不及待要我进去呢」,蜜穴不堪巨物次次过门不入,不断开合收缩地想要抓住巨物。

  「叫我大哥!」,巨物抵不过肉穴的煽情勾引,凶狠地尽数插入,直直地撞击在子宫口。

  「啊……」细碎的呻吟声从红唇中流泻出来。突然被进入的炙热和疼痛让蜜穴有些许的惊慌,一波波的痉挛着绞紧体内的肉棒,欢喜万分地一口一口的吸吮。

  巨物在蜜穴中狠狠的冲刺,左右碾磨转圈,彻底玩弄着每一寸穴肉。小手紧紧地抓住大哥的胳膊,抵抗住那凶猛地冲击。

  大哥双手紧紧地抓住我的细腰,配合着巨物的抽送节奏狠狠地拉扯,肉棒每一次都尽力戳进子宫口,享受那一圈软肉细致地啃噬圆端。

  惊人的疼痛混杂着无尽地酥麻从花穴深处升起,让我不断地呻吟着,低低地呼唤着,「大哥,太……用力了,……唔……啊……,蜜穴好酸麻,不要了……哈……呼……」。

  大哥更加猛烈的戳刺蜜穴,狠狠地戳刺着子宫口,一股股春水汩汩地溢出,冲刷着灼热的巨物,顺着抽插的动作从交合处流到我的大腿上。波波春水在耻骨处被无情的拍打成白白的细沫,随着摩擦越来越热。

  「告诉我,要大哥我干穿你!!」,大哥低醇如红酒的男声煽情的诱惑命令着,巨大的酥麻酸慰将我淹没,令我臣服,开启红唇,细细的呻吟着,不知羞耻地说着,「哈……花穴……好酥麻……好快乐……想让你狠狠地……干穿我……」……大哥的巨物对准子宫口不停地凶猛戳刺,巨大的冲击力让花心深处一阵紧缩痉挛,宫口不堪顶撞,颤巍巍的开放,巨物一个凶猛地冲击,狠狠地撞击宫口,欲仙欲死的巨大的酥麻酸慰从蜜穴蔓延全身,一大股春水冲刷着圆端。

  巨物被宫口的紧致细肉紧紧扣住,又被春水突然袭击,大哥扣紧我的腰,加快戳刺的速度,一阵凶猛地捣弄之后,胀大一圈地肉棒狠狠地冲进我的蜜穴,圆端抵住花心深处的子宫口,激射出波波浊液,狠狠地射入花穴的每一个角落。

  ……

  「唔……」,幽幽转醒,眼前漆黑一片。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上了喜欢多年的女同事 下一篇:近的邪恶计划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
 www.9991yy.com  www.9992y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