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大香蕉大香蕉最新视频-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友情提醒:因为经常被墙,请各位亲记住本站永久域名: www.9991yy.com   www.9992yy.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黄巾淫军

黄巾淫军


[真可恶!」眼前和我同龄却健壮的年轻人气愤的说:「这些黄巾贼老是破坏我们的庄稼,饶不得他们。」

  「许褚,他们人多势众,我们赢不了的。」我还是很害怕。身处在这乱世,
刀就是正义,尽管我很恨黄巾贼,但他们的确不是我们这种没受过训练的人能比
的,打起来一定没胜算。

  「难道你不恨他们,你忘了小青是怎么被凌虐的吗?」许褚这句话直击我的
心房。

  小青是我的邻居,原本我们这里也不过是个苦哈哈的农村,但人人都安居乐
业,直到黄巾贼来了后,一切都变了……

       ※    ※    ※    ※    ※

  我还记得那晚,师父要我帮他赶着修老张的铁犁,忙得正起劲的时候,小青
偷偷跑来找我,「阿峰,陪我出来一下啦!」阿青嘟着嘴说。

  她似乎是跑来的,晶莹的汗珠滴在她红通通的脸颊,配合她的白细皮肤,彷
彿比夕阳还娇艳,不算大的眼眸却亮闪闪的,像快滴出水来,穿的虽是粗服也能
轻易看出她的窈窕体态。

  我一时看得痴了,小青看我没反应,气得跺了一下脚。我回了神,说:「找
我做什么?张老爹的铁犁还得赶呢……这可是师父交代的。」

  「打铁有什么好玩的?快出来啦。」小青硬是不依。

  我依不过她,把铁砧收好,想说趁师父跟人下棋的空档偷溜出来一下应该没
关系。

  「走,跟我来。」

  我们两人跑到后山,一路上拉着我的手,她白嫩细致的手是那么的舒服,我
紧紧的握着手中的幸福,希望这条路能一直走下去。

  「到了。」她俯身把手伸进树下的洞,拿出了一只白兔,轻轻的浅笑:「你
还记得它吗?」

  「难道是从阿弟手中救出来的那只小兔吗?」没想到她还养着。

  「嗯!白兔没有家很可怜嘛!再说,阿爹不会让我养它的,我只能把它摆这
了。」

  尽管小青是那么的美,我最爱的还是她的心,那么温柔,那么善良。

  心中突然一股冲动想拥她入怀,我抓着她的双肩,瘦弱的身形是那么楚楚可
怜,我进一步抱住她的肩颈,亲吻她溼热桃红的双唇。尽管不是第一次吻她了,
她还是受到很大的刺激,全身一颤,似乎站不住了。

  「你爱我吗?」

  我很肯定的再吻她一次。

  斜阳把我们的影子拉长。

  我们依偎着,她突然叹口气说:「总有一天我们会死去,到时就不能在一起
了。」

  「不会的,我们能活得很久很久,生很多的小孩,我看二十个好了。」心中
突然一股不祥的感觉,我急忙安慰她。

  「你当我母猪吗?我才不要跟你生呢!」小青眼中却充满笑意。

  「不过听说外面好乱,不知道我们这会不会有事?」小青叹了口气:「如果
哪天我死了,你一定要活下去喔!」

  「不要,你到哪我就到哪。」

  「真孩子气!耶,白兔呢?」小青环顾四周。

  「不见了,应该在附近,我去找找。」我无法抵抗她救助的眼神。

  我满山乱找却找不到,天色黑了也看不见,又记挂小青又怕师父责骂,只得
回去找小青,却看见一生中无法忘怀的情景。

  一群约有六、七个的大汉正包围着小青,特征是它们头上都绑着黄巾,除了
两人拿着火炬,其它人都拿着明晃晃的刀。他们眼神充满着欲望和残酷,多年后
我才懂得。

  我当时害怕的在离他们约有十多步的距离,眼看着小青被包围,我却瑟缩的
躲起来,生命失去的威胁使我不自禁的发抖。

  小青也是如此,他的脸颊因害怕而苍白,眼神四顾似乎在等我救她,我是个
懦夫,我让她失望了。

  一个看起来是首领的凶徒很得意的说:「想不到我们这队运气不坏,这村庄
有这美女给我们享用。兄弟们,上。」

  一人拿着刀让小青不敢乱动,其他人纷纷把小青剥光。比棉花还白的躯体剎
那出现在众人眼前,男人们的眼神都呆滞了。

  那首领说:「离子夜还早,你们别玩太过火了。」

  「没问题,这细皮白肉的娘们得慢慢玩才过瘾。」众人轰笑着,我的心却滴
下了血。

  「不要……不要碰我!」衣服一瞬间就被扯裂的小青知道接下来的情形会是
多么的残酷。

  「妈的,吵死了,把她的嘴给我塞起来。」

  小青两只手臂被人牢牢的抓着,方逢二八的小青身躯已经成熟了,粉嫩可堪
盈握的乳房挂着两滴淡粉红的桃子,纤细的腰忍不住就想让人一抱,如绸缎般的
皮肤白皙光滑,下身的细毛不多,却比得上那长长的秀发那般光亮,忍不住就想
抚摸。小青口中被塞住而呜咽着,更激发男人想尽情凌虐的欲望。

  「老大,你先来吧!」

  首领跟其他男人早已脱下裤子,瞪着小青的肉体,众人下体都明显的壮大起
来。

  「嘿!看你们老大的手段,绝对保证她永远忘不了。」

  首领一步步的逼近小青,把舌头从头发慢慢的往下舔,小青努力的挣扎,却
抵不过两个健壮男人的手掌,反而把自己的头发弄乱,乳房轻轻的晃动,在火光
一闪一闪下,两粒红艷的乳头更增魅惑。

  首领把小青细致的眼、鼻、耳一一狂舔,手更粗暴的把小青的乳房捏得变了
形,小青的脸上写着绝望和痛苦,男人却越来越兴奋。

  两个抓住小青手臂的男人受不了这刺激,把小青的手拿来摩擦自己的阳具,
掌心的细嫩使两人得到舒适的快感,拿着刀架在小青颈上的人也忍不住地把一只
手放在小青坚挺的屁股上,享受小青身上最肉感的的部位,其他人早想扑上去,
只是碍于老大还没完事才勉强压抑住,只见青筋因兴奋而用力的双手,明显的肿
胀。

  虽还没插进去,小青眼中的泪早已泄出,首领也把泪水舔的一干二净,还在
小青耳边大声说:「你的乳房真是滑顺,被我的手随意玩弄还是很挺嘛!」说罢
轻咬小青的耳垂。

  小青屈辱的颤抖,雪白的胸脯在首领的手中一跃一跃,抓住小青手掌的男人
们更藉此刺激阳具的前端,极小却极快速的颤抖使得男人们得到更大的快感,此
时老大把下体放在小青的穴口,两片黑森林彼此交缠。

  首领确认好小青的洞穴后,环抱小青的纤腰,不长但粗大的阴茎一口气直灌
了进去,小青大叫一声后已面无表情,她彻底的绝望了。身后的男人这时把刀收
起来,让下体摩擦小青的臀部,两手伸到前去蹂躏小青两粒椒乳。两个藉着小青
手自渎的男人已受不了的泄了,却犹自拉起小青的白皙大腿,摩擦小青的花蕾,
小青粉红的洞口可看见首领的家伙在插着不动。

  首领这时大声喊:「妈的……没有水好难动,但好紧……喔……好舒服!」

  首领把小青不断流出的泪水溼润两人交合的部位,开始猛烈的抽动,还一边
跟其他人说:「我们带着她好了,这么棒的女人我还想一玩再玩。」下体却仍把
鲜嫩的肉壁不断翻出,此时只听见粗重的呼吸和抽插的声音。

  小青因身体悬空,首领很轻易的旋动小青的腰来摩擦,突然首领一阵狂攻,
已然结束了。

  首领把小青嘴上的布拿出,把自己的阴茎放进去说:「舔干净。」

  小青神色突然坚决起来,用力咬首领的阳具。首领惨叫一声后,气得把放在
地上的刀刺向小青平坦的肚腹,小青惨叫一声,瘫软下去,我心中热血上涌,正
要冲出去拼命,小青却望向我这方向,摇了摇头就闭上眼,死了。

  原来她早发现我了,她不怪我我没救她,反而要我别冲动。小青,我对不起
你,我一定会报仇的!

  其他男人看如此收场,都露出可惜的表情。老大的下体还汩汩的流血,却似
没大碍。

  「算了,等到子夜时把村庄攻下,难道还怕没有女人?倒是我这把刀给弄脏
了。」

  乱世人命贱,连一把刀都比不上。唉!

  我听到他们要攻村的消息,忙跑回去了。回头望见小青的尸体,我心中下定
决心要报复。

  夜,更深沉了。
三国(2)

  满眼血丝的我急忙跑回到村庄,不论如何,发生在小青身上的惨况我再也不
要看到了,我急忙告诉村里的父老乡亲,许褚是我的好朋友且年纪相若,他一向
视小青为妹妹,听到此惨事就忍不住要拿刀送黄巾贼见阎王。

  我急忙拉住他:「仲康,你一个人要跟谁拼呀?不要去送死。」

  「难道不讨回公道,让小青白死?」许褚用他的大嗓门吼出来。

  我一阵心痛:「不,当然不,我一定要复仇,但你只凭勇猛是解决不了那群
强盗的。」

  「那你要怎么办?」旁边有人以畏惧的声音说:「我看投降好了,今年收成
还可以,给他们一点不会挨饿的。」

  「你说什么?人家都欺侮到头上了,你还缩头缩脑的,给我滚一边去!」许
褚怒骂出来,只见那人已不知躲到哪了。

  仲康他在我们谯县这附近是有名的大力士,有一次一只发情的公牛突然发疯
似的乱撞,耕牛又珍贵,没人舍得杀他,却又没把握将它制服,只见他跳到公牛
前,双手抓住牛角,硬是让公牛停下来,从此「许褚」两个字在谯县是大大的出
名了。

  「阿峰,我听你的,我们该怎么复仇?」许褚总算冷静了。

  其实我心里没个底,像我看到十多来个人就吓坏了,那些老人小孩或瘦弱的
人又怎会有信心打呢?算了算我们村也不过二百多人,但年轻男人才六十几个,
又没武器的,手上拿的不是粀钯就是柴刀,也没人有打过仗的经验。

  现在离午夜应该还有两个时辰,时间不多,我低头吩咐十二岁的小碧去查查
附近的黄巾贼,她人机灵,又常在附近玩,地形熟,让她去最合适,然后我再要
许褚把所有壮丁找来集合。

  我心中仍是忐忑不安,不过许褚大力的拍我一下肩膀,豪气的说:「有我许
仲康在,谁都赢不了!」

  朋友永远是最可靠的,心中一股信心油然而生。

  约莫半个时辰,小碧回来了,急促的呼吸使得她小小的胸脯看起来胀大了不
少,她喘着气说:「后山和溪旁的孔庙都有人,加起来有三十多人,再远一点的
小山沟有间破草屋,我不敢过去,所以不知道多少人。」

  我盘算着,三十多人就能打赢我们这些庄稼汉了,但是黄巾贼一定猜不到我
们会发现他们,更猜不到我们还有胆先下手。但那草屋不知道有多少人总是不放
心,因此我决定亲自去看,许褚带所有的壮丁先去解决那三十多人,我则跟着小
碧去找那草屋确认黄巾贼的人数。

  草屋在望,附近却没人把守,只听到草屋里男人们的淫笑和女人的呻吟,难
怪小碧不接近,小姑娘总是如此害羞的。

  我要小碧待在离屋子三十步左右的地方,我则躲在窗下望里头看。

  尽管草屋不小,里头却塞满了人,大约有四十之谱,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木
桌上赤裸躺着的女人,更离谱的是所有人竟都光着全身,一时欲情横流。

  木桌上的成熟女人全身香汗淋漓,硕大的丰乳点上两滴彤红的乳晕,涨至极
点的山峰像承受不了本身的重量,歪斜的往两边倒,柔软得让人想一口咬下,略
白的四肢无力地瘫着,下体的黑毛杂乱茂密,肉洞因修长大腿的分开而毫不掩饰
的出现在众人的眼前,已略带褐色洞开的祕径入口流出大量的白液,说出了已遭
蹂躏多次的惨状。红红的双唇无力的发出细细低吟,似已不堪负荷。

  「下一个是谁?」明显为首的男人问了一声。

  「是我!」一个矮胖的中年男子急忙到女人面前,阳具还一颤一颤。

  「傻宝,快一点,后面还有兄弟等着呢!」

  傻宝早已欲火攻心,两手上前抓住女人的脚掌往女人身上压,长狭的裂缝被
扭曲成椭圆,很容易放入男人的武器。

  傻宝爬上桌压在女人身上,女人完全没有抵抗,但眼神显现出惊恐又迷蒙的
模样,彷彿别有期待。

  傻宝把双手放在女人大腿内侧,茧的粗糙感从细腻的皮肤传到女人身上,女
人秀气的鼻子传来沉重的呼吸,男人把龟头放在女人的门户却并未入侵,恣意享
受花瓣摩擦的快感,女人呻吟声明显的大了起来。

  傻宝再把右手抓住女人成熟的左乳,中食指则揉住乳晕不放,慢慢地旋转起
来,剩余三指配合掌心粗暴的捏着不见日光而苍白的胸部,左手早已暗度陈仓,
技巧的压迫着弱小的阴蒂。

  女人看来已受不了这刺激,全身忍不住的战栗,鸡皮疙瘩瞬间布满全身。

  随着傻宝渐趋激烈的动作,女人在傻宝身下娇吟婉转。

  「嘿!已经玩了两天,还那么敏感呀!」

  「你看看,乳尖都站起来了,我又忍不住想上了。」

  「我早说过她迟早会忘了她汉子,投入我们怀抱的。啧啧啧,那股浪劲傻宝
还应付不来呢!」

  女人听到这些对话,脸色发红起来,一片玫瑰色的红晕从耳后到脸,最后竟
连胸部上缘都染上一片春色。

  「好热……啊!不要再弄了……喔!呜!住手。」语气却十分软嚅。

  「很热是不是?帮你冷一下。」傻宝突地起身,把冷屁股压在女人炙热的山
峰上转动,享受酥软的摩擦,女人的小手被抓起包住男人的阳具,掌上的汗水增
加溼润的滑顺,傻宝畅快的淫叫:「好棒……比得上我家乡的老婆……喔……我
一定要操死你。」

  傻宝的阴茎随身体的摇摆,前后乱戳着女人细致的眼、口、鼻,一时触上了
柔软的双唇,傻宝受到嘴唇的爱抚,停着不想动了。

  「给我舔一舔!」傻宝命令着。

  舌头不灵活的搅动,女人似乎还不习惯用嘴来解决,但傻宝似已被舔弄得失
神,被溼润的香舌从会阴一路舔上马眼,竟忍不住的喷出白色的欲望。

  「哈哈哈!」嘲笑声四处响起。

  「傻宝,这样你就忍不住啦!是不是男人呀?」

  傻宝忙穿上衣服逃到门口躲避同伴的耻笑。

  「好了好了,大家好好松弛一下,待会还要干活去,下一个是谁?」为首的
阻止了耻笑声浪。

  我心情因这些禽兽而激愤起来,傻宝自己也有老婆,却如此凌虐人妻,战争
使人心都疯狂了。

  一时不慎,我紧绷的双手不小心碰到了圆柱,发出轻微的「铿!」一声。傻
宝因寒风早已冷静下来,这声响竟被他听出来了,他一步步地接近我,并斥问:
「是谁躲在那?」

  随着他的脚步慢慢接近,我的心却急遽的跳个不停,难道我连仇都没报就会
死在这里?

  我的命运似乎已被牵引到悲惨的境地了……
 三国(3)

  傻宝走到我面前仅有五步的距离,我低伏着身子在枯草里,知道这次万难逃
脱了。躲在远方的小碧见情势紧张,竟不自禁的「啊!」叫了出来。

  傻宝听到声响,马上回头往小碧那里奔去,小碧吓得连忙往回跑去,只见弱
小的身躯颤巍巍的有一步没一步逃离,但农村的小孩脚程一向很快,两人的距离
越拉越开,傻宝眼看就要追不上了,小碧却跌了一跤,发出了「啊!」一声稚嫩
的痛呼,等起身时傻宝已追到小碧身旁,只见傻宝用力地环抱小碧,硬是不让她
脱困。

  小碧当然用尽全身的力气挣扎,但比傻宝还矮一个头半的稚女岂能脱离一个
大男人的掌握呢?

  我虽离的远,仍能隐约分辨一个小黑影无助地扭动。

  拉扯之际,只听到一丝裂帛声,傻宝得意的狞笑:「原来是个女娃儿!」小
碧惨叫:「痛……痛……不要捏了!」两人一前一后往草屋前进。

  星月无光,直到两人走到草屋前被火光照射才看出是什么回事,只见小碧右
胸前的棉衣被撕裂,露出了肉色的粉粒,傻宝左手反扯那点乳尖,紧紧勒住的劲
道把峰顶变得长扁,血丝让乳头红肿,更添风姿。

  傻宝一路快步前进,被扯住乳尖的小碧不得不随之前进,但痛感一直残留在
小碧的紧蹙双眉,意外地小碧并没哭出来,只是紧抿双唇默默承受,看来她不知
道屋里的淫秽情形,还认为不会受太多苦楚。

  「你搞什么呀?那么吵。」屋里的男人疑惑着。

  「嘿!抓了一只白嫩的小雌兔。」傻宝推开了门。

  小碧惊见屋里意外的情形,吓得昏晕过去,男人们也没听头头的吩咐就扑了
上去,把小碧剥个精光,真能和白兔相比的温驯躯体剎那闪耀在众人眼前。

  「受不了了!我要上了。」一众男人连忙扑上去,却见傻宝推开众人,望向
老大说:「何大哥,这雌儿是我抓的,好歹让我先来!」

  何老大默默颔首,男人们也只好不甘心的退回去。

  傻宝把衣物都褪下后,搓弄着自己的肉棒,却只能半勃起,看来傻宝这两天
纵欲过度,刚刚又射了,才无法马上举起。

  「不能就别逞强!让我来啦!」男人们又蠢蠢欲动了。

  「我看先让这两个女娃互相玩弄取乐,等傻宝好了大家再轮流。」何老大说
话了。

  一个男人一听抢先一步站在小碧背后抱起她,两只黝黑的手把小碧的大腿抬
起分开,把小碧的背贴在自己的胸前,下体隐约碰触小碧未经人事的蜜穴,男人
们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令人艳羡的机会溜走。

  男人毫不怜惜的把小碧重重的摔在那女人的身上,剧烈的摇晃使得小碧清醒
起来,只见男人欲望的目光集中在赤裸的肉体,小碧只是个小女孩,受不了惊吓
的她当场骇得哭了出来,晶莹的泪水滴成两道线流过细嫩的脸颊。

  傻宝以一副亲和的语气缓缓的哄着小碧:「你只要乖乖地听话,叔叔们不会
碰妳的!」

  「对对对,大叔绝不骗妳,一下就放妳回家囉!」一名舌头舔着干涩下唇的
男子接着说。

  「真的吗?」小碧眼中有了希望,我却在旁气愤男人们的奸狡。

  不行,一定要做些什么阻止暴行,我不能让惨剧一再发生。

  「没错!」男人们异口同声的说。

  「妳现在先亲那位姊姊,等我说好才能离开。」傻宝神气的指导。

  小碧明显的觉得恶心,但为了回到父母的怀抱只能甘心屈从。

  小碧的樱桃小口轻轻啜着女人微张的红唇,没试过亲吻的小碧全身一颤,被
柔软的强烈触感震到。

  「用力的亲下去。」傻宝似乎不满意小碧的轻吻。小碧只得更深入,只见四
片嫣红密合。

  「把舌头放进姊姊的嘴里。」这下连女人都受不了小碧细腻的甜舌,轻轻的
呻吟。小碧也并非全无反应,如白包子般大小的双乳肿胀了一些。

  徬徨无助的我四下张望,只见草屋后侧外壁有一些杂物,靠近就闻到了一些
油味,原来是油布包,看来是黄巾贼拿来实行火攻的道具。

  草屋的荒淫还是继续上演。

  「把手放在姊姊的大奶上面,快!」

  「用揉的,不要不动。」女人呻吟逐渐加大,小碧也因吻的过久显得气息粗
重,男人们越来越兴奋了。

  外面朔风呼呼,里面却是人人热得满头大汗,窗边的我也感到一阵阵热浪从
窗口袭来。

  「把妳撒尿的地方放到姊姊的嘴上,对~~就是这样。」

  「妳也舔舔姊姊的下面,敢不做,妳不想回家啦?!」

  女人被小碧舔弄得扭动纤腰,小碧辛苦的用口追逐着女人的花蕾。不待男人
吩咐,女人也忍不住的把舌头抚弄小碧隐密处,小碧虽是年幼春情未萌,也染受
到感官舒适的快意。

  目光集中处可见小碧下体巧小的肉唇紧紧贴着女人的嘴,显得稀疏的阴毛随
着小碧难受却酥爽的摆动而扫着女人的下巴,沙沙却细小的摩擦声有说不出的淫
秽。

  傻宝看到这种激情场面,阳具渐渐抬头了。

  看到这种情形,我知道事态紧急,等傻宝完全恢复后一定会马上下手,绝不
会对小碧有半分怜惜。此时,我也只能一赌了。

  女人蜜洞只是单纯的被虐戏,却汩汩的流出花蜜,傻宝受此刺激,已经壮硕
了。

  趁众人被淫戏吸引的同时,我忙把油布包用火把点燃草屋受到北风强大的吹
袭,一下就冒出火舌跟浓烟,黄巾贼一阵慌乱,衣服跟武器都没拿就冲了出来,
小碧跟女人却无助的躺卧在桌上慌张地颤抖。

  我冲了进去,把小碧一抱起就往村的方向跑,女人我是无能为力了,我带着
她一定是死路一条。黄巾贼看我逃命,尽管想追,却因没衣服穿而哆嗦地脚步缓
慢,我有惊无险的逃了出来。

  回到村上,大老远就听到了许褚开心地大笑,年轻人也是兴奋的高谈阔论,
似乎打了胜仗,我松了一口气。只见男丁们身上的衣服满是血迹,与黄巾贼的战
斗似乎很激烈。

  许褚一见到我,左手拽着一个被捆绑的男子走到我面前,用力拉着他的头发
把脸抬起来,问我说:「是不是他杀了小青?」

  我满眼血丝,忿忿的踢了他一脚,恨声地说:「就是这畜生!」

  那男人腿一软跪倒在地上:「小哥,我知道错了,饶了我吧!」

  「扣!扣!」的磕头声连响了七、八下,暗红色的血从额头流下,用力到头
都磕破了,男人惶急地求饶:「您老大人有大量,饶了我,我一定不再犯了!」

  眼见他先前盛气凌人的污辱小青,现在却是这副窝囊像,人性欺恶怕善的黑
暗面让当时年少的我心悸。

  许褚却越听越火大:「干妳奶奶的!我先砍了你,以后再也不砍了!」一道
刀光闪过,男人已然身首异处。

  大仇得报,复仇的快意却一瞬间消逝,想到小青正当花样年华,却凄惨的死
去,只能无奈的悲叹。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淫虐的灵力 下一篇:少年方世玉之不懂性事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
 www.9991yy.com  www.9992yy.com